为发展中国家送盏“长明灯”
4月21

为发展中国家送盏“长明灯”

良好的意图会变成实际的进步。清洁能源能够改善贫困地区人们的生活,也将对健康服务产生影响。 太阳能灯为印度夜校带来光明。 图片来源:Robert Wallis/Panos Pictures 全世界超过1/3的人口在出生时没有电和清洁燃料进行烹调、取暖和照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就是其中之一,上世纪50年代,战后的韩国资源匮乏,年幼的潘基文不得不在一盏昏暗、呛人的煤油灯下学习。现在,他将能源视为“连接经济增长、社会发展和环境可持续性的纽带”。 2011年,潘基文启动联合国可持续能源创新计划。该项目计划于2030年达到3个目标:普及现代能源技术、能源效率全球改善率加倍以及可再生能源在全球能源结构中所占份额加倍。 联合国基金会能源和气候变化副主席Reid Detchon及合作者在《自然》杂志撰文指出,清洁能源能够改善贫困地区人们的生活,并且关键是能将全球平均气温的增长控制在与工业化社会之前相比2摄氏度以内——2010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协议通过的目标。...

阅读
国家林业局:城乡绿化禁止使用违法采挖的大树古树
4月17

国家林业局:城乡绿化禁止使用违法采挖的大树古树

人民网北京4月17日电(记者蒋琪)为认真贯彻党的十八大做出的建设生态文明的重大部署,认真落实《全国绿化委员会 国家林业局关于进一步规范树木移植管理的通知》和《国家林业局关于切实加强和严格规范树木采挖移植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两个通知”),4月15日,中国林业产业联合会苗木分会发出如下倡议,要求不违法采挖大树古树,坚决禁止采挖古树名木,不在城乡绿化中使用违法违规采挖的大树古树。 通知指出,树木移植特别是大树古树移植弊病多、害处大。一是破坏树木的原生环境和森林生态系统。大树移植不仅不增加森林资源,反而因为切根截冠减少了生物量,影响了生态效益发挥,降低了原生地的森林质量,甚至造成水土流失、生物多样性减少。二是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浪费。大树古树移植采挖难、运输难、栽植难、成活难、耗费大。三是不利于发挥树木的生态功能。移植后的大树古树与栽植正常的苗木相比,长势弱,寿命短,树木吸碳放氧等生态功能明显降低,不利于树木长时间地持续发挥应有的多种效益。...

阅读
耕地土壤环境质量堪忧 如何保证“舌尖上的安全”?
4月17

耕地土壤环境质量堪忧 如何保证“舌尖上的安全”?

新华网北京4月17日电(记者吴晶晶、余晓洁)近年来,作为百姓“米袋子”“菜篮子”的耕地土壤正在承受越来越多的污染,以致一些地方农产品质量告急,“镉大米”“毒蔬菜”事件屡现报端。 环保部和国土资源部17日联合发布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指出,我国耕地土壤环境质量堪忧。公报显示,我国耕地土壤点位污染物超标率为19.4%,其中轻微、轻度、中度和重度污染点位比例分别为13.7%、2.8%、1.8%和1.1%,主要污染物为镉、镍、铜、砷、汞、铅、滴滴涕和多环芳烃。 从污染分布情况看,南方土壤污染重于北方;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东北老工业基地等部分区域土壤污染问题较为突出,而这些地区正是我国主要的粮食产区。...

阅读
全国土壤环境状况总体不容乐观
4月17

全国土壤环境状况总体不容乐观

新华网北京4月17日电(记者顾瑞珍、吴晶晶)环境保护部和国土资源部17日联合发布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 调查结果显示,全国土壤环境状况总体不容乐观,部分地区土壤污染较重,耕地土壤环境质量堪忧,工矿业废弃地土壤环境问题突出。全国土壤总的点位超标率为16.1%,其中轻微、轻度、中度和重度污染点位比例分别为11.2%、2.3%、1.5%和1.1%。从土地利用类型看,耕地、林地、草地土壤点位超标率分别为19.4%、10.0%、10.4%。从污染类型看,以无机型为主,有机型次之,复合型污染比重较小,无机污染物超标点位数占全部超标点位的82.8%。从污染物超标情况看,镉、汞、砷、铜、铅、铬、锌、镍8种无机污染物点位超标率分别为7.0%、1.6%、2.7%、2.1%、1.5%、1.1%、0.9%、4.8%;六六六、滴滴涕、多环芳烃3类有机污染物点位超标率分别为0.5%、1.9%、1.4%。...

阅读
孔祥斌:我国耕地开发利用已经达到生态极限
4月16

孔祥斌:我国耕地开发利用已经达到生态极限

虽然地处我国粮食主产区-——河北平原,马智敏的9亩农田却几乎收获不了粮食。 “之前试着种过小麦和玉米,长得都很差,现在只能改种耐旱耐盐的棉花。”这位居住在河北省沧州市吴桥县安陵镇刘家阁村的农妇说。早在她20多年前嫁过来,这片历史上的沃土就已经严重缺水,耕地质量严重下降。 在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土地管理系教授孔祥斌看来,刘家阁村只是“中国耕地资源质量正面临严重挑战”的一个缩影。在今年年初发布于著名学术期刊《自然》的文章中,他忧心忡忡地表示:“我国适合开发的耕地后备资源已经殆尽,耕地开发利用已经达到生态的极限。” 2013年4月2日下午,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永兴镇石长沟村村民正在已经干枯的河沟艰难取水。钟敏摄 孔祥斌 北方干旱缺水,却肩负起产粮的重任;南方水分充足,耕地面积却急剧减少 “这块地已经不行了!”电话里,50岁的马智敏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她听村里的老人说,以前这块地土壤肥沃,地形平坦,依靠附近的河水就可以进行灌溉,是块上等的“水浇地”。...

阅读
第 3 页,共 3 页123